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七日疑云完本小说&全文在线阅读/全章节

    2022-11-24 18:28:16小说名七日疑云作者佚名longzhu

    小说简介:《七日疑云》,这是由佚名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,故事情节围绕陶然周毅强展开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惟妙惟肖。最新章节不容错过。今天是第一天,我跟孙华文走在校园里,感觉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。.........

    七日疑云完本小说&全文在线阅读/全章节

    今天是第一天,我跟孙华文走在校园里,感觉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。

    绝大多数同学还正常。

    现在才晚上六点多十五分。

    还不能回宿舍。

    难得,明明还没到期末,图书馆人数却已经爆满。

    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。

    当不正常的人占领绝大多数时,图书馆就会减轻压力。

    图书馆隐藏功能——衡量死人与活人的比例。

    图书馆爆满:恭喜你,你周围的环境还算正常,你只要遵守规则,就能活下去。

    图书馆出现空位:仅仅只会遵守规则的人被淘汰了。

    图书馆的空位占百分之五十:平均你每遇见两个人,有一个人就有问题。

    图书馆空位占百分之五十以上:你已经被包围了……

    如果生存足够残酷,能活下来的人大多有点东西。

    我能活下来吗?

    我问我自己。

    「我觉得,我们想活下去,仅仅遵守规则是不够的。遵守规则这件事,是机器最擅长的。我想等到最后,在不破坏规则的前提下,我们还必须要灵活、要会变动。」走着走着,孙华文突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  「我们该怎么灵活?怎么变动?」

    「还不太清楚,但生存绝非易事,我们必须拼了命,才有机会活下去。我有预感,在不破坏规则的同时,我们还要自己搞出一点新东西。」

    接下来,我把孙华文的话概括了一下。

    【在不破坏规则的前提下,建立能让你活下去的新规则。】

    我真是上辈子积德,让我碰见孙华文这么一个朋友。

    跟高智商的人在一起,感觉我的智商都被升华了。

    「孙华文,我决定了,」我一脸严肃看向孙华文说,「我死了都要跟你埋一块,等几千年考古后,跟你放在一个玻璃罩里面展览。」

    「别,我这人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格,我只允许女人跟我埋一块。」

    见色忘友的家伙。

    我都没嫌弃你,你倒嫌弃我了。

    不知不觉跟孙华文走到了食堂。

    吃完饭应该就能回宿舍了。

    食堂里亮如白昼,与往常不同的是,每个餐口都提供肉包子。

    【别吃食堂的肉包子。】

    短信上不让我们吃肉包子,但肉包子还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提供。

    到底是谁需要肉包子?

    会买肉包子的都是谁?

    「注意点买肉包子的家伙。」孙华文跟我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  「孙老大!顾哥!」

    陶然和萧泽端着餐盘坐到了我们对面。

    「我和萧泽今天上课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,简直三生不幸,吓坏了我水灵灵的大眼睛。」陶然一落座就急忙开口。

    这时周毅强和黄庞不知道从哪里走过来的,周毅强把可乐往桌上一拍,坐下,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下,对陶然字正腔圆地说:「请开始你的故事。」

    一下子我们宿舍的人算是都来齐了。

    「我们在课上看见学生会的了,」萧泽吃了一口番茄炒蛋说,「接下来让陶哥讲吧,我看他挺积极的。」

    「在那个阴雨绵绵的下午,我跟萧泽提心吊胆走进了教室,老师站在讲台上,如雕塑般一动不动,朝台下的学生露出比蒙娜丽莎还要神秘的微笑。我当时的心情,如同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。」

    周毅强没耐心了,对陶然不耐烦道:「你别说了,磨磨唧唧的,萧泽你来讲。」

    「别介,我现在好好讲!」陶然当然不愿意将机会拱手让给萧泽,「上课的时候有个学生手机铃声响了,那个人就接电话,老师说要惩罚他,他就把老师杀了。」

    陶然跳跃太快,让我没反应过来。

    我问:「没了?」

    「嗯哪。」

    「你能不能说详细一点?说那么快,赶着去投胎呢?」周毅强再次发表自己的不满。

    「我详细讲,你说我磨叽。你真是善变的男人。」

    陶然最终又补了几句。

    据陶然描述,那个学生行为十分嚣张,态度无敌狂妄。

    当然十有八九是陶然添油加醋。

    毕竟嚣张狂妄的人都不会让人从心底害怕,所以还是萧泽的话比较可信。

    萧泽的描述中,那个学生眼神空洞,表情僵硬,如生锈的机械般缓缓站起身,那个学生如气体般穿过课桌和其他学生,飘到老师的面前,拿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盒子。

    盒子不大,每个面大概只有两个手机那么大。

    那个学生竟然拎起老师,把老师硬生生塞进了盒子里,全部塞了进去。

    台下的学生就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挤压地变形、扭曲。

    流了一地的红色液体。

    那个学生面无表情做完了这一切,然后同手同脚走出了教室。

    陶然和萧泽吓得互相抱团,瑟瑟发抖。

    因为还没到下课时间,所以坐在教室里的人只能承受恐惧。

    「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学生会的?」我问萧泽。

    「盒子上每个面都写着『学生会』三个字。」

    孙华文接着问:「但学生会的人跟正常人和死人都有点不一样吧?走在路上能看出来吗?」

    「能。」萧泽点点头。

    孙华文得出结论。

    【学生会或许不擅长伪装,但它们极度危险。】

    我想起短信上的信息。

    【学生会里没有人。】

    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