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小说推荐开局退婚十封婚约殷天苏沁薇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    2022-11-24 17:42:16小说名开局退婚十封婚约作者庆王爷yw

    小说简介:庆王爷的小说《开局退婚十封婚约》只看名字就知道非常好看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《开局退婚十封婚约》是一部系统流小说,庆王爷的良心之作,大大笔下的殷天苏沁薇真的是让人又迷恋又心疼,主角殷天苏沁薇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...

    小说推荐开局退婚十封婚约殷天苏沁薇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    第十五章

    第十五章 商少,你的面子真大!

    可是想到这里,苏沁薇就摇了摇头。

    一个保安,怎么可能认识夏念冰?

    “应该是爸爸走通了夏家的关系吧。”苏沁薇心中想到。

    “太好了,今天早早休息吧,明天打好了精神去给龙爷道歉,一定要获得龙爷的原谅!”苏长河看着手中的请柬如释重负。

    殷天看着那快递袋子,明白这是夏念冰给自己准备的。

    刚要开口和苏家人说,就被苏沁薇拉回了房间。

    刚一进房间,殷天就看见了苏沁薇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。

    “殷天,我知道你是想要帮我的忙,可是苏家现在风雨飘摇,真不是你一个小医生能够左右的了的。”

    苏沁薇咬着嘴唇,“大城市不比乡下,人也复杂,你那些谎话和行动看起来实在是太幼稚了。”

    “苏家的事,从今天开始不用你操心了,行么?”

    殷天眨巴眨巴眼睛,看着苏沁薇精致的小脸,叹息一声说道,“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啊。”

    苏沁薇看着殷天,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。

    “我去洗澡睡觉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    说着直接拿着睡衣去了卫生间洗浴。

    ……

    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大早,苏长河就带着苏沁薇还有几个苏家人早早的出门。

    等殷天洗漱之后,他们早就已经走的干干净净。

    正思索之中,殷天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  划开接听键,夏念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小神仙,我在门口等着你呢。”

    殷天走出苏家别墅园,就看见了夏念冰今天穿着一身黑色晚礼裙,正站在一旁等着自己。

    “还要穿西服?”殷天这才意识到,自己只是一身普通的运动衣。

    “别人可能需要,但是你不需要。”原本冷若冰霜的夏念冰一看见殷天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,笑靥如花的说道。

    “那就好。”

    上了车,殷天和夏念冰前往龙爷宴会的地方。

    龙爷宴会的地方叫做“东王宫。”

    是苏杭最顶级的酒店之一。

    此时门口已经有很多人排队入场。

    “你是龙爷的贵客,所以托你的福,咱们可以走vip通道。”夏念冰看了一眼殷天,开口说道。

    停下车,带着殷天走向一旁的vip通道,进入了东王宫内。

    在一旁正在排队的苏沁薇还有些愣神,揉了揉眼睛。

    因为她看见了一个好像是殷天的背影。

    “殷天走vip通道?不可能。”一看上面的vip通道,苏沁薇就知道自己肯定是看错了。

    另外一边,殷天和夏念冰已经进入了东王宫里面。

    一进入,殷天就看见了周韵正站在门口等待着自己。

    “小神医你来了?已经等候你多时了。”

    说着,就将殷天带到了一个无比豪华的包厢之中。

    包厢之内,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正在陪着秦奶奶聊天。

    一看见殷天,这魁梧的中年男人站起身来,看着殷天说道,“这就是那位小神医吧?”

    秦奶奶点了点头,“对,这就是治好了我的腿,还有小孙子命的小神医。”

    魁梧男人就是龙爷,认真点了点头,大跨步走到了殷天身旁,一把拉住了殷天的手。

    “先生恩情,秦龙记在心内了。”

    龙爷眼眸里面全都是赤诚,看着殷天的目光全都是感激。

    殷天笑了笑,“医者本心,我也正好有事情相求龙爷。”

    “嗯?小神医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么?”龙爷看着殷天开口。

    “听说龙爷和苏家有过不愉快,可否高抬贵手,放了苏家一马?”殷天看了一眼龙爷,直接开口说道。

    龙爷哈哈一笑,“我还当是什么事情,既然小神医开口,我自然就放了那苏家一马,并且将那合同给苏家来做。”

    殷天没有想到龙爷居然如此性情豪爽,当即点了点头,“多谢龙爷。”

    龙爷直接一挥手,“举手之劳,和小神医的救命之恩,不足挂齿。”

    说完话,龙爷开口说道,“前面已经有了那么多人,咱们也出去热闹热闹吧。”

    殷天点头。

    龙王宫的宴会厅很大很大,到处全都是推杯换盏的上流人士。

    殷天明显有些不自在,直接找了个角落里面坐下。

    因为早上还没有吃饭,殷天端起来自助餐桌上面的糕点吃着。

    “殷天!你在干什么!?”

    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,殷天扭过头,就看见了苏长河气呼呼的正看着自己。

    “吃东西啊,你看不见么?”殷天如实回答。

    苏长河只感觉一股气直接憋在了胸口。

    咬牙看着殷天,苏长河问道,“你怎么偷偷混进来了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  “我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,我是龙爷的客人。”殷天对着苏长河正经说道。

    “行啊殷天,你现在什么话都敢瞎编了是不是?”苏长河小声呵斥。

    一旁的苏沁薇也开口说道,“殷天,龙爷现在就在怪罪苏家,你在这么胡闹,你会让苏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!”

    “真不愧是乡下来的癞蛤蟆,天天就知道给我苏家添乱!”苏长河气的胸膛起伏。

    转身看了看一旁的保安,苏长河挥了挥手。

    保安一路小跑过来,“先生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  苏长河抬起手,一指殷天,“这人是偷偷混进来的,你快点把他赶出去。”

    保安一看殷天没有穿正装,反而一身运动衣,也是有些疑惑。

    “先生您好,能给我看一下您的请柬么。”

    殷天摇了摇头,“我没有请柬。”

    “那对不起,我们暂时只能请您出去了。”保安走了过来,就要把殷天赶出去。

    “你们干什么?为什么要赶他走?”于神医从一旁走了过来,看着保安说道。

    于神医是苏杭四大名医之一,龙王宫的保安自然认识他。

    看了一眼殷天,保安和于神医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    苏长河看着殷天,直接冷哼一声,“今天要不是有于神医看你可怜,你肯定会被狼狈的赶出去!丢人现眼的东西。”

    “爸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苏沁薇在一旁劝着苏长河。

    苏长河抬起手,指向前面,“你看你沁雪姐找的男朋友,是商家四少!你再看看你爷爷给你找的这个男朋友,就知道在这里胡吃海塞!”

    那边苏沁雪和商林看见苏长河,径自走了过来。

    苏沁雪开口说道,“二叔,我已经托商少给咱们苏家求情了。”

    那商林也点了点头,“没错,我们商家还是和龙爷有几分交情的。”

    听见这话,苏长河一脸欣喜,急忙向前握住了商林的手,“真是万分感谢啊,苏家就指望商少了。“

    这苏长河刚说完话,就看见了龙爷直接走上了宴会最中央,拿起了麦克风。

    “今天宴会是庆祝我母亲八十八大寿,所以才把大家邀请过来,欢聚一堂。”

    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要说一个小事情。”

    一边说着,龙爷站在高台上面,目光向下扫了一下,然后对着殷天的方向点了点头。

    “哇!商少你好有面子!龙爷都冲你点头了!”苏沁雪在一旁开口说道。

    商林也有些懵逼,龙爷压根就不会记得他这个小角色,怎么还能对他点头?

    但是还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。

    “之前我和苏家有些误会,从今天开始,我和苏家冰释前嫌,并且也希望大家多多照顾苏家。”龙爷看着殷天点头说道。

    殷天知道,这龙爷给自己一个天大的面子。

    一旁的苏长林在一旁激动万分,“龙爷……龙爷原谅苏家了!我没有听错吧?”

    苏沁薇在一旁也是有些激动,“爸你没听错,是原谅我们苏家了!”

    “商少!真的感谢你啊!是你救了我们苏家啊!”苏长林快步走到了商林身旁,眼眸里面全都是感激。

    商林咳嗽了一下,也不脸红,“小事,都是小事。”

    苏沁雪白了一眼殷天,然后嘲讽说道,“有的人啊?就知道混吃混喝,弄些乡下手段糊弄人。”

    苏长河也深感同意,撇了撇殷天,“你多和人家商少学一学!多做事,少说话,天天就知道给我们苏家丢人现眼。”

    他的话音刚落,高台上的龙爷也再次开了口,“为什么和苏家同归于好,也是因为一个人。”

    苏长河在台下看着连连商林赞叹,“商少,你的面子真大,龙爷还要提一下你。”

    商林也有些飘飘然,挺了挺自己的胸膛。

    龙爷看着殷天点了点头,“小神医,过来吧!”

    苏长林拍了拍商林,“快去吧,龙爷喊你呢。“

    商林站在原地,冷汗瞬间遍布额头。

    p>

    在包间内,还有一个美妇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
    美妇人扭过头看了一眼殷天,也开口说道,“于神医,可能是现在的年轻人太想展露头角了吧。”

    于神医点了点头,然后看着殷天说道,“这一道六神散云汤我用了三十年,从未错过。”

    殷天头也没抬,直接开口说道,“六神散云汤最主要的一味药是不是三十年的青味子根茎?”

    “不错。”于神医有些意外。

    “青味子皮肉甘酸,核中辛苦,略有咸味,经常辅佐灵芝服之,可过了六十年的青味子根茎会变得暗黑,增加毒素,如果老先生记忆力不错,应该可以闻得出来,这一道六神散云汤味道有些发甜,就是因为青味子的根茎过了六十年。”

    于洋的父亲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  殷天继续开口,“六十年的青味子自然也不算是有毒,只不过会和这道汤里面另外的草芪对冲,成人来喝或许无碍,但是如果是幼儿服用下去,会半夜惊厥,连连呕吐。”

    “于神医,你看他,越说越是像那么一回事了。”美妇人站起身来,言语之间带着一些轻视说道。

    但是于洋的父亲则是愣在了原地,低头看着于洋手中的那一碗汤药,眉头紧蹙。

    “我来尝一尝。”

    于神医取了个勺子,然后尝了一口。

    “这……真的有些发甜。&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