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温念软云辰安小说全本在线阅读

    2022-11-24 17:34:52小说名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作者百里十书yw

    小说简介:很多人都在搜百里十书写的小说,穿越类型小说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,温念软云辰安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,百里十书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,让温念软云辰安变得鲜活有趣,人物有特点,尤其是主角温念软云辰安,一起来看穿越小说《...

    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温念软云辰安小说全本在线阅读

    第十章

    010:太后让她争宠?达咩!

    “既然看不上你的身子,那你就更要想办法抓住他的心了,”李太后叹口气,语重心长教诲:“哀家知道你性子温淳,不争不抢的,但这里皇宫,若是你不争不抢,到头来一无所有,所有的尊荣都是靠自己争夺过来的,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侯府着想啊,侯府的衰荣可都是靠你了。”

    争宠?争来争去才是一无所有。

    最后还得成为他们的垫脚石,为他们铺路。

    温念软心里嗤笑,劳资为啥要听这老妖婆瞎哔哔,侯府的衰荣管她毛事,争毛线的宠,她只想做一条无忧无虑的咸鱼。

    嗯,顺便翻个墙,把那位国师拐跑更好。

    温念软不动声色,乖巧应声:“太后娘娘教诲的是,臣妾会谨记在心。”

    “谨记在心有什么用,你得付出心动才行啊,”李太后太后拍拍她的手,眉心一直紧皱,提醒:“可别忘了当初把你送入宫里的目的。”

    温念软怎能忘记。

    就是为了让她接近萧烬燃,做个眼线,然后帮助她的好儿子萧维封有朝一日能够谋朝篡位。

    不得不说,李吟秋和萧维封的野心还真够大的,想一口吞掉整个王朝。

    但她也不用脑子想想,萧烬燃也不是傻子,从她入宫就不翻她牌子,就是为了防李家和永安侯府。

    温念软应声:“臣妾一直记在心里,不敢忘记。”

    李太后脸色缓和了一些,给她分析着眼下的局势:“后宫现在没有女主人,皇上也二十三了,该立后了,再过一段时间就差不多要选后了,趁着这段时间,你好好表现自己,这皇后位置若是落到其他妃子头上,你让哀家怎能安心。”

    确实是不会安心,这后位只有温念软来坐她才会安心。

    温念软脸色为难:“后宫这么多妃子,各个国色天香,臣妾怕是争不过她们,更何况臣妾如今身子骨虚弱,也伺候不了皇上。”

    李太后嗔声:“你怎能妄自菲薄,论姿色,后宫的那些女人谁能比的过你,”她亲昵的拉着温念软的手,宽慰道:“至于你的身子骨,你不用担心,哀家会找来最好的名医给你诊治,过段时间就会好的。”

    什么话都让李太后说了,温念软这时候也不能忤逆她,只能顺从的点点头。

    “好孩子,相信你不会让哀家失望,”李太后眉笑眼开,轻拍一下她的手。

    温念软心里啧啧一叹,把这块宝儿押到她身上,还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。

    她啊,只会让李太后输的一败涂地。

    身为一条合格的咸鱼,怎会去给跟一群女人宫斗?

    聊完争宠这件事,李太后又说起了一件事:“下个月初八,就是若初和封儿的婚期,你身为若初的亲妹妹,到时候也去给两人送上一份祝福。”

    老妖婆,虾仁猪心啊。

    温念软心里直呼“妈卖批,”这老妖婆明知道原主以前喜欢萧维封,现在俩渣人成亲,还要她亲自送祝福?

    得亏原主早就魂归西天了,不然今日就被这老妖婆给气死了!

    温念软笑盈盈应声:“既然是姐姐和文王殿下的大婚,做妹妹的自然是要去祝福一下。”

    李太后见她神色坦然,不像是装出来的,欣慰道:“哀家知道你以前心悦封儿,但是感情之事不能勉强,封儿心里一直喜欢的都是若初,既然如今你放下那段过往了,哀家这心里也为你高兴。”

    温念软轻笑:“臣妾如今都是皇上的人了,自然不会再去念及以前之事,何况当初臣妾年纪小不懂事,哪里懂得感情之事,现在想想,当初只不过是把文王殿下当做哥哥依赖罢了。”

    听完她的一番话,李太后不由抬眼看她几下,似乎没想到温念软什么时候这般通透了。

    当初她可是对封儿用情至深,现在说放下就放下了,倒是让她意外。

    温念软心中冷笑,喜欢萧维封的是原主,她又看不上那狗男人。

    当初萧维封在原主耳边花言巧语,哄的原主一颗心扑到她身上,本以为是两情相悦,没想到是原主一厢情愿。

    萧维封嘴里说着喜欢她,心里却想着那位好姐姐温若初,最后一句“本王心里一直喜欢的都是若初”把原主推向万丈深渊。

    原主是傻子,她可不是!

    等温念软从殿里出来的时候,秋白立马上前搀扶着她。

    等两人走远了,路上秋白忍不住问:“娘娘,太后都跟您说了些什么,那么神神秘秘的。”

    平日里温念软跟两个女婢都是无话不谈,对两人也从不避讳什么。

    她顺手摘了一朵路边的花苞,拿在手里把玩,懒懒应声:“那老妖婆想要让我争宠,然后做皇后。”

    秋白问:“这么说,娘娘您要支棱起来,准备往上爬了?”

    “爬啥爬,躺平!”

    温念软轻哼,脸上的表情毫不掩饰着对那皇后位置的嫌弃。

    秋白嘴角一抽,她就知道,指望她家娘娘往上爬,还不如指望一条咸鱼自己蹦跶呢。

    扔到手里的花苞,温念软摸着下巴,眯着眼眸一脸狐狸笑:“不过,有件事情还是要上爬的。”

    秋白好奇:“爬什么?”

    “爬墙。”

    “爬墙做何?”

    “做国师夫人!嘎嘎嘎......”

    温念软答的一本正经,最后还忍不住仰天大笑几声,被秋白及时捂住了嘴,慌忙看下周围,还好没人。

    秋白满脸黑线,她家娘娘这两日吃了什么“羊癫疯。”

    哦不,应该说是中了一种名叫“国师大人”的情毒,嘴里净吐出一些惊骇世俗的胡话。

    ......

    晚上,月黑风高夜,最是“偷鸡摸狗”的好时候。

    温念软一身黑衣包裹,鬼鬼祟祟的带着滚滚从扶华宫悄摸出来,目标很明确,直奔御膳房。

    此时御膳房的大总管正在警告看守大门的两位宫人,严肃道:“你们两人今晚一定要看好御膳房里的夜宵,要是被什么野猫或者贼人给偷吃了,本大人把你们两人的脑袋给煮了。”

    “是是是,奴才一定看好膳食。”

    两位宫人点头哈腰,战战兢兢应声,打起十二分精神看好房里的膳食。

    吐出惊骇世俗的四个字:“占为己有。”

    秋白张大嘴,如遭雷劈。

    她哆嗦着小嘴:“娘娘,您、您不会是想......红杏出墙吧?”

    “说什么浑话呢,”温念软白了她一眼,秋白刚松了一口气,却又听她轻哼:“你家娘娘是那种矜持的人吗?什么红杏出墙,多麻烦,劳资直接翻墙好吧。”

    “......”

    秋白双腿一软,险些摔倒。

    今年的这个春天,看来皇上的头上非得长绿色的小草不可。

    回月遥宫的路上,溪竹跟在云辰安身后,踌躇几下,不解问道:“主子为何要包庇着那位温妃娘娘?”

    他家主子明明知道那贼人就是温妃,还对皇上有所隐瞒,虽说主子性子温善,但这也不是他的做事风格。

    云辰安目视着前方的路,初春的暖风在他眸中荡漾,吹起一丝涟漪,他淡淡轻笑:“可能,她比较有趣。”

    有趣?怎么有趣了?

    溪竹不懂。

    ......

    温念软走到朝阳宫门口,桂嬷嬷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,看见温念软走过来,老脸上的褶子更深了,咧开嘴笑道:“太后已经盼娘娘好长时间了,今儿个可算是把娘娘给盼过来了。”

    虽然温念软不受皇上待见,日子过的寡淡,但她身后还有一个太后,宫人也都是识趣的,看在太后的面子上,也不敢对她有任何不敬之意。

    “多谢桂嬷嬷在此等候,让你久等了。”

    温念软垂着眸子,客客气气应声,说话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    “娘娘哪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