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好看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长安李二郎+全文&完整版

    2022-11-24 17:23:45小说名长安李二郎作者高月yw

    小说简介:高月的小说《长安李二郎》是一部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,主角张铉李密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高月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,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瓦岗一炉香,长安李二郎,巴陵萧梁帝,东南江淮狼。...

    好看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长安李二郎+全文&完整版

    第二章

    第2章

    这名男子年约三十岁出头,仪表不凡,身材中等,英武中透出一股书卷之气。

    只见他站起身向张铉深深施一礼,

    “多谢恩公救命大恩,请问恩公尊姓大名,我愿铭记于心,以图后报。”

    张铉见他很懂礼貌,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好感,便笑道:

    “我姓张名铉,京兆人氏,你又是什么人,为何被骑兵追赶?”

    这名男子又施一礼,“在下京兆李密。原来恩公和我是同乡。”

    “你就是李密,蒲山郡公?”

    “在下正是!”

    张铉惊讶地望着这名被自己救下的男子,竟是赫赫有名的隋末枭雄李密。

    这人生平很是精彩,先是跟着杨玄感起兵反隋,后来去瓦岗山跟了翟让。

    再到后来自己当了瓦岗山首领,和李世民,王世充等人争夺天下。

    李密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,对他的打扮有点好奇。

    穿一条破烂的花裤子,头发还没有半寸长,长得倒是高大魁梧,一表人才。

    不过李密此时惊魂未定,还来不及盘问对方的来历。

    却见张铉忽然低喝一声,疾奔几步,手中军刺闪电般刺向一丛茂盛的灌木。

    只听灌木丛中一声惨叫,一名手执长刀的男子捂着胸口摔倒出来。

    形势突变。

    从上方、从灌木丛中、从大树背后冲出七八名伏兵,一起向他们扑来。

    张铉反应异常敏锐,他身形一闪,躲过劈向后脑的一刀。

    左腿横扫而出,正击中对方头部。

    这一脚足以击碎三块砖,对方顿时头骨碎裂。

    不等身体站稳,他斜摔出去,将另一人扑倒。

    ‘咔嚓!’一声,他钢铁般的胳膊已拧断了对方的脖子。

    对方有八人,张铉只在眨眼间便干掉了三人。

    但李密却形势危急,他和从上方跳下之人扭打在一起。

    而另一人从树根缝隙中钻出,挺着长矛无声无息刺向李密的后腰。

    张铉鱼跃跳起,正要扑上去,脖子却一紧,有人从后面勒住了他。

    一把雪亮的匕首向他咽喉割来。

    张铉猛地一记肘锤,对方闷叫一声,肋骨已断了五六根。

    他随即抓住对方的手一招大背摔。

    后面之人腾空而起,砸向了前面执矛士兵。

    执矛士兵躲闪不及,轰然被砸翻。

    张铉目光一扫,左右两人一起向他扑来,他一闪身,躲过一刀。

    手中军刺凶狠挥出,锐利的军刺从士兵下颌刺入,从头顶刺出。

    另一人吓得转身便逃,张铉丢掉军刺,一跃扑去。

    双手抓住头顶一根树根,双腿腾空而起。

    从后面夹住了逃兵的脖子,用力一绞,让对方当场气绝。

    张铉丢下树枝,从地上拾起军刺,大步走上前。

    毫不怜悯地将另外两名受伤的士兵刺死。

    这时,李密终于干掉了和他搏斗的士兵,他气喘吁吁站起身,顿时呆住了。

    张铉背靠在一棵树根上,目光冷冷地看着他,四周躺着七具死尸。

    李密慌忙解释道:“这些人不是我安排的,我真的不知道!”

    他注视李密片刻,见他眼中没有惊惶之色,又问道:“这些人至少应该有你的同伙吧?”

    李密休息的地方太巧了,张铉不由心生怀疑。

    李密苦笑一声,“什么同伙,十几万人,谁能认识谁?”

    他看了看这些士兵服饰,又摸出一块铜牌,惊讶道:

    “他们都是杨玄感的虎贲卫,个个穷凶极恶,你竟一人能对付七名虎贲卫,猛将也不过如此!”

    “没什么,七个小毛贼,胜之不武。”

    张铉竖起耳朵听了片刻,立刻拾起一把刀,对李密道:

    “走吧!隋军骑兵可要追上了。”

    李密吓了一跳,慌忙拾起两根短矛,向走远的张铉追了上去。

    .....

    一直到次日上午,他们才彻底摆脱了追兵,绕到北上的一条废弃官道上。

    张铉在一条小溪里刺了几条鱼。

    拿起火石,在一片小树林内点燃一堆火,烤鱼充饥。

    李密已烤好一条肥大的鲤鱼,笑着递给张铉,

    “鲤鱼是发物,我身体内有隐疾不能吃,你先来,我来烤鲫鱼。”

    张铉在军刺上穿了一条鲫鱼,便把军刺和鱼一起递给李密,换回了烤好的鲤鱼。

    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    李密接过军刺,一边专心致志在火上烤鱼,一边有说有笑,探究张铉的底细。

    李密这种有枭雄潜质之人,一见如故只是一种传说。

    如果他不把张铉的底细摸清楚,他怎么能放心跟张铉一起逃亡。

    张铉笑了笑,低头大口吃鱼,并不回答他的话。

    李密漫不经心地在火上烤鱼,眼角余光却迅速瞥了张铉一眼。

    见他一条鱼已经快吃完,眼睛竟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。

    就在这时,张铉忽然捂住胸膛摔倒在地上,痛苦地蜷缩成一团,低声喊道:

    “李公子快把鱼扔掉,这鱼有问题!”

    李密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他站起身一脚踢掉旁边的战刀,手握军刺一步步走上前。

    “臭小子,居然能干掉我的七名侍卫,确实有点手段。

    但跟我李密斗,你还是嫩了一点,拿命来吧!”

    康大婶年二话不说,扣住张铉的手腕便向她家院门拖去。

    张铉可以以一敌十,杀人不眨眼,可面对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,他毫无应对之策。

    被康大婶拖得踉踉跄跄进了院子。

    院子里有六七个同样年纪的老妇人,见张铉进来,她们立刻围了上来。

    “三郎,上次你教我跳的那个什么‘广场舞’,能不能再换一种舞步,我们那个跳得像僵尸一样。”

    张铉只恨自己多事,干嘛热心教她们跳什么广场舞,她们居然找来一个胡人乐师伴奏,跳得兴致盎然。

    惹得周围邻居怨声载道,都责怪自己引出事端。

    “各位阿婆,其实很简单了,随便走几步,活动活动胳膊和腿脚就行了。

    像这样,左三步、右三步,腰腿配合好就行,还不能多跳,会伤筋骨,晚上要早点休息,生命在于静止嘛!”

    一群舞痴大娘哪里肯放过他,七嘴八舌,让他再跳几遍示范。

    张铉又教了几个新动作,趁着大娘们在练,跳起身一溜烟地跑了....

    自从前几天经历了大娘包围事件后,他怕再见到康婶,每天早出晚归。

    这天晚上,张铉盘腿坐直屋檐下,清冷的银色月光洒在他身上。

    屋檐下挂着十几根长长短短的冰柱,地上的积雪已经冻成了冰渣,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布衣,却感觉不到寒冷。

    他已服下一颗药,正在静静等待胸腹间的热量升腾而起,他很喜欢这种热量澎拜的感觉,那一瞬间令他飘飘欲仙。

    张铉专注于体内的变化,却没有注意到对面房顶上居然伏着一个年轻女子。

    她穿一身黑衣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