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盛安宁周时勋by桃三月 第1章 不一样的穿越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    2022-11-24 12:03:57小说名第1章 不一样的穿越作者桃三月YGSC

    小说简介:第1章 不一样的穿越小说是由桃三月倾心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盛安宁周时勋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。盛安宁穿越了,没有金手指,没有随身空间,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已婚小媳妇。<br /> 斗极品,虐渣渣,发家...

    盛安宁周时勋by桃三月 第1章 不一样的穿越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    第3章

    第3章

    周时勋只是愣了下,迅速的放下筷子冲了出去。

    盛安宁也赶紧放下碗筷跟着出去,就见刚在院里见的那个圆脸女人张一梅这会儿抱着个孩子在哭,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,小脸憋得黑紫。

    旁边还有个穿着白衬衣的姑娘,也是一脸着急。

    张一梅看见周时勋,像是看见救星一样:“周队,我家山子噎住了,我怎么拍都没用,肖医生说要赶紧送医院,我家大刚也不在......”

    边哭着边使劲拍着怀里孩子的后背,而孩子明显已经呼吸困难。

    周时勋顾不得多想,快步过去抱过孩子:“走,我们现在赶紧去医院。”

    “等一下!!”

    盛安宁跑着过来,她看孩子难受的模样,就现在看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,恐怕跑不到医院就会因为窒息而死。

    医生的本能让她顾不上多想,指挥着周时勋:“孩子表情已经很痛苦,呼吸急促困难,送医院来不及的,你手按住孩子胸口下方一寸的地方,使劲挤压,快!”

    张一梅并不信的盛安宁的话,毕竟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初可是骂过她,还诅咒她儿子死了才好。

    她刚才说的办法谁知道有没有用,哭着催着周时勋:“周队,快,去医院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  白衬衣姑娘叫肖燕,她满是敌意的看了盛安宁一眼,也催着周时勋:“周大哥,快点,山子现在一刻也不能耽误!”

    盛安宁也没指望这些人能立马相信她,直接冲过去抢过周时勋怀里的孩子,背对着自己搂在怀里。

    双手按在孩子胸口下做海姆立克急救法,让孩子腹部膈肌迅速上抬,胸腔压力增加,产生力道将卡在气道的异物吐出来。

    周时勋愣了一下,见盛安宁抢走孩子,生怕她的蛮横和自以为是误了抢救孩子的最佳时机,毕竟这是一条人命,和她平时的胡闹不同。

    不由分说又伸手抢过孩子,顺势推了盛安宁一把,用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吼着:“盛安宁!你还胡闹什么!”

    盛安宁趔趄了几步,重重靠在后面门框上,只感觉后背撞的生疼,可是现在不是她吵架的时候,孩子的命真是一分钟都不能等。

    眼中也冒着怒火看着周时勋:“现在是你们在耽误救孩子的最佳时机,周时勋!今天这孩子我救不了,我把命赔给他!”

    说完非常果决的抢过孩子,快速实施抢救,如果再不行,就只能剥开气管将异物取出。

    怒吼的盛安宁,眼冒怒火又带着一丝坚定,像是烈火中的玫瑰,火辣带刺。

    却让人莫名的愿意相信她。

    周时勋没再抢回孩子,而是看着盛安宁在做急救,清楚的看见她额前碎发已经湿透,还有大滴的汗水滴下,落在眼睫上。

    张一梅紧张的哭喊,想去抢孩子,却被周时勋拦住。

    肖燕着急的直跺脚:“周大哥,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要是这样有用,我们还能这么着急吗?”

    周时勋抿着唇角盯着盛安宁,手却不由自主的攥成拳。

    盛安宁不知道按了多少下,直到孩子嘴里喷出一整个红枣,伴随着哇的一声大哭,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 张一梅听到儿子哭,也哭着冲过去抱过儿子:“山子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  肖燕见盛安宁竟然真把孩子救活了,皱着眉头有些不满:“你这样做太冒险了,这一次不过是侥幸,要是真出事你负得起责吗?”

    盛安宁从原主记忆里扒拉一圈也不认识这个长得文静的姑娘,刚听着好像是个医生,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,她可也是个从来不会受气的主,冷笑一下:“你倒是个医生,这么简单的急救方法都不知道?你是怎么当医生的。”

    肖燕确实不是正规医学院毕业,只是跟着镇上医生学过,算是赤脚医生。

    经过考核后,现在是队医务室的医生,主要管家属院这一片,谁家有个头疼脑热,孩子有个发烧咳嗽,也都是她过来看。

    在家属院里人缘非常好。

    如今却被盛安宁这么直白的呛到脸上,清秀的脸上瞬间变得青红一片:“你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?你......”

    红着眼圈委屈的看着盛安宁。

    张一梅心里护着肖燕,见盛安宁这么讽刺肖医生,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抹了把眼泪:“虽然你救了山子,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说肖医生,谁知道是不是刚才红枣已经快出来了,被你一折腾就掉了出来。”

    盛安宁突然觉得原主蛮不讲理其实也有好处,就是不会吃亏!

    直接被这个无脑的女人气笑:“行,既然你这么说,今天就算我多管闲事,下次换你,就算你死在我面前,我都不看一眼!”

    说完转身进屋,还用力摔上房门。

    力气之大,一声巨响后,震的房门周围的土都掉了下来。

    张一梅气的脸通红,说话都结巴起来:“你,你怎么还可以咒人死呢?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人!”

    肖燕过去挽着张一梅的胳膊,还伸手抚了抚她怀里孩子的后背:“嫂子,你也消消气,先看看山子还难受不。”

    说完扭头看着周时勋,一脸抱歉:“周大哥,真是不好意思,我们可能误会嫂子了,等嫂子气消了我们来给她道歉,没想到嫂子也是个热心肠呢。”

    周时勋拧着眉点点头没说话,看着紧闭的屋门,感觉盛安宁这次好像才是真的生气。

    进了屋的盛安宁只是气了一下,这会儿洗了手,气定神闲的坐下继续吃饭。

    她刚才救那个孩子,已经有些冲动暴露,而周时勋的眼神深不可测,仿佛一秒能洞穿人的心思。

    所以她必须要骄纵一些,才能让他不怀疑。

    否则,她和原主性格前后差异太大,回头不得把她送精神病院去。

    周时勋站了一会儿进屋,盛安宁已经吃掉半个粗粮馒头,刚剩下的半盘白菜也吃的干干净净,倒是那一份红烧肉一口没动。

    想到刚才自己推盛安宁那一把,用了很大的力气,还是有些愧疚,沉默了一会儿去小床边,从枕头下摸出一个信封,转身过去递给盛安宁:“这个给你。”

    一样俏生生的站在锅边,表情极为认真专注的看着锅里翻滚的饺子。

    还是有些想不通,盛安宁为什么变化这么大?

    是真的想通了,还是有其他目的?

    盛安宁煮好饺子,还砸了点蒜泥倒了醋,做了个简单的蘸料。

    两盘热腾腾的饺子上桌,屋里也氤氲了一层雾气,带着潮乎乎的热气,是一种舒服的温馨。

    盛安宁利索的给周时勋碗里倒了点蘸料:“我见家里没有辣椒面,这个蘸饺子也很好吃,你赶紧吃。我中午吃那么大一份饭,现在都不饿呢。”

    周时勋看了眼盛安宁没吱声,低头吃饺子。

    盛安宁在工作中高冷,在家里也是个话痨,挺喜欢说话,而且沉默的气氛总是有点儿尴尬。

    找着借口跟周时勋聊天:“我这两天想了下,我还是想找工作,毕竟家里就你一个人上班,压力还是挺大。”

    怕周时勋误会她另有所图,赶紧解释:“我自己想办法,还有如果条件允许,我还想多学点文化。”

    她记得是这一年放开了高考政策,也记得这一年高考是年底十二月。

    就是不知道这个政策什么时候发的,现在有没有落实下来。

    听在周时勋耳里,是盛安宁还没有歇了想回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