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,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,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
    当前位置:

    小说推荐九十九封家书主角是林牧野叶思婉的小说

    2022-11-24 11:00:01小说名九十九封家书作者唠叨刘zsy

    小说简介:《九十九封家书》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,唠叨刘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,将主角林牧野叶思婉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,《九十九封家书》故事内容干净利落,没有拖泥带水,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,《九十九封家书》一个白色的图纸。...

    小说推荐九十九封家书主角是林牧野叶思婉的小说

    第二章家!国!

    法庭之上。

    法官展开书信,慢慢读道:

    致吾妻思婉。

    见字如晤,展信舒颜。

    近来安好?悦儿的学习没有落下吧?

    对不起,我还在国外,因为一些事没法回国,我不是一个好父亲。

    我不奢望得到你们母女二人的原谅,但希望你知道,我爱你们,真的很爱你们。

    我何尝不想骨肉团聚,又何尝不眷恋家中温存。

    奈何大事未成,我还不能离开,还没法见你们。

    思婉,是林牧野的妻子叶思婉,悦儿则是他们的女儿。

    听到这,周围不少人顿时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。

    站在最前方的陈国生更是冷笑一声:

    因为一些事没有回国?

    是在帮米国研制武器吗?

    骨肉团聚,这种败类也配?!

    平日里虽然平和的陈国生,今天像是变了个人一样。

    一旦涉及到林牧野,他就有些绷不住情绪。

    但没有一个人会去怪他。

    骨肉这两个字,现在就是陈国生心中的逆鳞!

    他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心中该是多么的痛苦!

    陈司令说得对!如果不是得知了真相,还真以为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。

    还大事未成,真是可笑!他眼中的大事,就是帮他国研发武器来对付自己的同胞!

    字字句句都令人作呕!叶院士嫁给他简直就是一辈子的污点!

    没错,叶院士可是我国享誉盛名的工程师,怎么能嫁给这么一个败类!

    真是可惜啊!叶院士为大国贡献无数,近期还修建了通湾大桥,促进大国关系!

    夫妻二人,一个在为国效力,一个却卖国求荣,真是何等的讽刺!

    众人众说纷纭,仅仅是开头这段话就像是点燃了引线一样,不满的情绪倾泻而出。

    信中所写,都是对家人的思念之情。

    但因一些大事掣肘,不能回家?

    想到这所谓的大事就是帮米国研发科技,就令人作呕!

    肃静。

    法官见现场状况有些失控,轻咳一声道。

    紧接着,他继续往下看去。

    众人也都收了收声。

    所有人都想看看,林牧野这个败类的家信里,到底都写了些什么。

    法官清了清嗓子,继续读道:

    记得那年冬天,我们在京北大桥相遇。

    那时候,你还不是叶院士,我也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。

    我们一见钟情,私定终身。

    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做的饭。

    说实话,咽下这口饭的难度,比我攻克6纳米光刻机的难度不相上下。

    但这顿饭的味道,我永远都不会忘,这是家的味道。

    短短的几句话,朴实无华。

    分明没有华丽的词藻,确实让人心头一暖。

    字里行间之内,都充满着深切之情。

    但周围无数人又是冷笑一声。

    家的味道?

    那他又可曾知晓,因为他毁坏了多少大国家庭?

    陈国生,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!

     

    两年后,你生下了悦儿,那时候的我是最幸福的。

    若能如此过上平静的日子,幸甚至哉!

    但奈何天不遂人意,我必须要离开。

    悦儿还未出生,我便离开,我知你会怪我。

    但我必须要走,必须要舍弃掉小家,为了大家而奔走!

    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。

    勿念,勿念,勿念!

    读到这里,周围人冷笑不已,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笑话。

    还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,鲁先生的诗词也配被他引用?

    都已经是个卖国求荣之徒了,居然还想着用这些话语来蒙骗林院士!

    迫不得已离开?卖国也是迫不得已?帮别人研发武器,将枪炮对准同胞,这也是迫不得已?!

    这个王八蛋,在林院士还身怀六甲的时候就跑到国外去了,还将责任推卸给了大国!

    负心汉,真替林院士感到不值!

    也不知道林院士现在在哪,就该让她看看这些,看看这个男人恶心的丑恶嘴脸!

    众多院士、记者、各行各业的人物都愤慨至极。

    殊不知,此时坐在被告席上的林牧野虽然仍旧一脸平静,但双眼却是通红。

    他不是在为自己被口诛笔伐而痛苦。

    而是在忏悔。

    从始至终,林牧野都觉得他对不起叶思婉,对不起这个深爱着他的女人。

    但他不后悔。

    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的话,他也会义不容辞的选择离开。

    这,是属于他的战场。

    是不为人所知,却真实存在的,血淋淋的战场!

     

    与此同时,大国西北方向。

    开发大西北项目的工地上,办公室内。

    一个女子看着电视上的直播,潸然泪下。

    她紧紧拥着怀中的女孩,一言不发。

    她,就是收信人——叶思婉。

    而她怀里的,就是林牧野唯一的骨肉,林悦蓉。

    妈妈,爸爸是坏人吗,好多人都在骂他

    小小的悦儿眨了眨水灵灵的眸子,疑惑的问道。

    虽然她没见过林牧野,但她仍旧能认出,电视上的这个男人,就是她的爸爸。

    是她的妈妈每天晚上对着照片上的他以泪洗面的人。

    叶思婉拭去泪水,挤出几分笑容:

    不是,你爸爸啊是个很伟大的人。

    只是现在被人误解了而已。

    悦儿不解的看向叶思婉:

    那爸爸为什么不解释呢?

    被误会了,就该解释呀,这是妈妈教我的。

    叶思婉亲吻着悦儿的额头,眼泪再次落下:

    悦儿啊,你爸爸他之所以伟大,就是他肩负着常人所不能肩负的使命。

    这份使命,让他不能解释。

    哪怕是丢了性命,也不能。

    悦儿眉头紧皱,小小的眼睛中闪过无数疑惑:

    我不要爸爸死,可他们都想让爸爸死。

    他是悦儿的爸爸,悦儿都还没见过他,他怎么能死呢

    妈妈,悦儿想见爸爸!

    稚嫩的声音,让林思婉的心一阵刺痛。

    像是被千万把刀凌迟一样。

    她又何尝不想见到林牧野,和他紧紧相拥?

    但她知道,她不能

    信上的内容,还在继续!